气候科学应该减少政治色彩,而气候政策应更具科学性。特别是,科学家们应强调他们的建模输出不是魔法的结果:计算机模型是人造的。输出结果完全取决于理论家和程序员所输入的内容:假设、假定、关系、参数化、稳定性限制等。但不幸的是,在主流气候科学中,大部分这些输入的内容都没有被公开。

相信气候模型的结果就是相信模型制作者所输入的内容。这正是当今气候讨论的问题所在,而气候模型是其中核心的部分。气候科学已经落为基于信仰的讨论,而非健全的自我批评的科学。我们应该摆脱对不成熟气候模型的天真的信仰。以后气候研究必须更加注重经验科学。

没有气候紧急情

全球

1931

多名科学家和专业人士签署了这一紧急信息。气候科学应该减少政治色彩,而气候政策应更具科学性。科学家们应该公开讨论他们对全球变暖的预测中的不确定性和夸张,而政治家们应该冷静地判断其政策措施的实际成本和想象中的收益。

自然和人为因素都会导致变

地质档案显示,地球的气候变化就像行星存在一样长久,有自然的冷暖阶段。小冰河时期最近在1850年结束。因此,我们现在经历变暖期并不意外。

变暖远比预测的要慢

世界变暖的速度比起IPCC基于模拟的人类行为因素的预测的速度慢得多。真实世界和模拟世界之间的差距告诉我们,我们远远没有理解气候变化。

气候政策依赖于不充分的模型

气候模型存在许多缺陷,远非用来制订全球政策的工具。它们夸大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影响。此外,它们忽略了二氧化碳浓度的升高是有益的事实。

二氧化碳是植物食物,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基

二氧化碳不是污染物。它对地球上所有生命来说至关重要。光合作用是一种馈赠。更多的二氧化碳对自然有益,使地球变得更绿:空气中额外的二氧化碳促进了全球植物生物量的增长。它也有益于农业,增加了全球作物的产量。

全球变暖并没有增加自然灾害

没有统计证据表明全球变暖正在加剧飓风、洪水、干旱等自然灾害,或使它们更频繁发生。然而,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减少二氧化碳的措施既昂贵又有害。

气候政策必须尊重科学和经济现实

没有气候紧急情况。因此,没有任何原因来感到恐慌和害怕。我们强烈反对提出的有害和不切实际的2050年零排放二氧化碳政策。如果出现更好的方法,它们肯定会出现,我们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反思和重新适应。全球政策的目的应该是“繁荣共享”,这是通过提供在任何时候可靠和经济实惠的能源来实现。在一个繁荣的社会中,男女受过良好的教育,出生率低,人们关心他们的环境。

结语

世界气候宣言(WCD)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的有能力的科学家*. 这个团体的丰富知识和经验可以帮助达成一个平衡、客观和有能力的气候变化观点。

从现在起,该团体将作为“全球气候情报小组(Global Climate Intelligence Group)”运作。 CLINTEL小组将向全球政府和企业提供关于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的征求和未经征求的建议。

*重要的不是专家的数量,而是论点的质量。

簽署人

1. Dr. Robert Hanson, PhD, BA (Hons), MA, LL.M, PGCE, CPE, Barrister
2. Guang Bao Liu, BSc and MSc in Atmospheric Physics, Author of “The Principle of Periodic Changes in Earth’s Climate”
3. Wyss Yim, Retired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Earth Scienc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eputy Chairman Climate Change Science Implementation Team, UNESCO International year for Planet Earth 2007-2009, Expert Reviewer IPCC AR2
4. NG Young, Principal Geoscientist, Danxiashan Global Geopark of China